• 河北省实施中医药强省建设人才支撑计划 2019-08-14
  • 中国首个“IPv6示范县”——沙县诞生 2019-08-14
  • Time at old streets - Chongqing News - CQNEWS 2019-08-11
  • 聚焦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 2019-08-01
  • 最值得年轻人关注的SUV 实力全面曝光 2019-08-01
  • 黔江:1000余亩蓝莓成熟 市民乐享“莓”好时光 2019-07-23
  • 重庆市永川区:“1+8+X”模式探索基层人民调解新路子 2019-07-23
  • 山东日照紧抓“一带一路”机遇——加快港口升级 拓展国际物流 2019-07-17
  • 广电总局严控主持人资质 访谈节目禁用"嘉宾主持" 2019-06-23
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9-06-21
  • 索尼研发新Xperia主页启动器:与手势相关 2019-06-21
  • 王石田朴珺罕见亲密写真曝光 女方喂男方冰淇淋娇羞甜蜜 2019-06-18
  • 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(十九届) 2019-06-16
  • 清凉端午过后 气温重回30℃ 2019-06-16
  • 请问版主,我说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帖子,怎么就要进退稿箱呢?中国吃市场经济的亏,还不多么?! 2019-06-09
  • 贵州快三技巧:关雎梦

    作者:紫雪发表于:2015-11-08 17:36:39 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: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..

    贵州11选5走势图 www.zzqql.com

    “喂,萤吗?我是……阿姨。已经五年了,春节能出来看我了吗?”

    “已经五年了吗?妈?!?/p>

    “不要难过了,毕竟都五年了?!?/p>

    “也是,都五年了。应该可以回去了?!?/p>

    “嗯,不要老是想过去,听话,妈,不,阿姨很想你?!?/p>

    “嗯?!?/p>

    话筒里不断传来她年迈的声音,絮絮不止,我在话筒前机械的点头,明明她看不见,却坚持着,傻的冒泡。泪蒙上眼睛,朦胧之中他瘦小的身躯晃得扎眼。我佯作愤怒:“5年了,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
    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呢?年轻?我们相见的时候我只十八;帅气?也许,不过我配你也绰绰有余;有钱?我拥有一家家族企业。

    可那瘦小的身躯啊,我如何才能见到你……

    五年了呀……

    五年了……

    时光匆匆,你早已遁入了时光的缝隙里,被时光碾的粉碎,而我还支撑着残破的身躯。

    岁月不饶人,大抵如此。

    我还在等你,你却不见踪影。

    ……

    母亲说我出生那天盛夏,屋前西瓜地里飞舞着萤火虫,明艳艳的暖人心,就给我小名取了萤。夏天我赤着脚丫在小溪里奔跑,在田埂上奔跑,在山林间奔跑,村里老人都说从未见过这么贪玩调皮的女孩子,我撇嘴:“林老师说了,这叫什么,哦对,阳光!”我学到的第一个词语,我毫不吝啬的把它分享给了全村的人,从此再没人说我调皮,张口闭口的阳光,我很满意。这样才是有文化的人,不像是这个西北小山村里的野孩子。我很阳光的把家里的西瓜藤拔了起来,林老师说西瓜从根里吸收营养,那我和西瓜也差不多,或许可以从根里吸收营养,我硬生生吃下了全部西瓜藤,事实证明,林老师说的并不对,爸妈把我的屁股打肿了。我很阳光的把王阿婆家的鸡放了出来,野鸡多珍贵啊,可我的屁股又肿了。我很阳光的把牛粪盖在菜地里,盖得满满的,多天然的肥料,好吧,这次屁股肿的更厉害了。

    从此,我反感阳光,反感了好几年。

    后来慢慢长大,春节的时候跑到经常去的森林,抱着最老的树哭诉,我爹太坏了,杀了猪全给别人吃了,我还没吃几口呢。我妈也坏,春节多大的节日啊,也不给买新衣服,就这么哭了十来年。

    十五岁的时候,终于,大树听得修成人形了。

    一个比我还瘦的男生躲在树后,笑出了声,我走到树后看着这个树妖叉腰学着村里的妇女,大 骂道:“偷听啊,姑奶奶打死你个妖精!”

    他见我扑来忙止住笑,跑远道:“别,别,别,我第一次来这儿,我不是妖精,我是外省的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!?/p>

    我停住脚步,疑惑:“你不是妖?”

    他苦笑:“你见过被人追着跑的妖吗?”

    我想了想,讲的颇有道理,姑且信他。我挑挑眉看着他,小样,长得挺不错。他从棉袄口袋里拿出几颗从未见过的糖递给我,我眼前一亮,抢下他手心的糖:“真是的,不早说,吓我一跳了?!?/p>

    他无奈笑:“是,吓了一跳……”

    我小心撕开糖纸,含着糖问:“你谁啊,怎么来这儿了?!?/p>

    他笑:“我叫旭冬,你就叫我冬吧,我母亲回娘家带了我来?!?/p>

    我又打开一粒糖:“冬?哪个冬?东南西北?咚个隆咚锵?”

    冬笑:“冬天的冬。你呢?”

    我含着最后一粒糖:“冬天的冬呀,怪不得冬天见到你。我?你叫我萤吧,萤火虫的萤。我跟你讲,我们村可好了,巴拉巴拉巴拉……”

    冬笑着点头,过了不知多久,我实在讲不出什么村子的好话了,见他仍笑,问:“你怎么老是笑啊?!?/p>

    “呵呵?!?/p>

    “你肯定很善良?!?/p>

    “呵呵?!?/p>

    “还有糖吗?”

    “没了?!?/p>

    “你这人太凶残了,肯定不是好人?!?/p>

    “呵呵?!?/p>

    “咱别笑了成吗?”

    “呵呵?!?/p>

    我摇头,这孩子太傻了。啧啧啧,没前途啊。

    冬天的森林,雪地上留下一对浅浅的脚印,莫名的美好。穿着简单的我缠着冬,渐渐走远,我想起电视里才子佳人的相遇,那闺阁小姐总是千娇百媚才使那白面书生一见钟情,大概,我们是出喜剧?

    第二天,我又来到那大树下,果然见到了冬,他抱着本厚厚的书靠着树出神。他看得极认真,甚至头上盖了白雪,发梢雪消融挂上水滴,他仍毫无反应。我并未走近,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一动不动,他像阳光,细碎的发沾了雪水,四周的雪融成一个小水坑,暖的带光。阳光透过发梢的水珠,折射阳光,落入我的眼眸。过了不知多久,我走上前,拂去他头顶、肩上的白雪,他抬头,未曾说话,只是嘴角挂上了笑容,我亦微笑。他合上书,我收回手:“我带你散步,别看书了?!彼阃罚骸澳惆簿驳氖焙?,很美?!?/p>

    我远离冬的半边脸红的不像话,靠近他的半边脸依旧佯作沉静:“是吗?你看的什么书?”

    冬不回答我前半个问题,目光无限深远:“书不出名,不说也罢,只是有句话写的很好?!?/p>

    我用冰冷的手降下半边脸的温度,不经意开口:“什么话?”

    冬收了收笑容,回头认真看我:“悲与喜是双生子?!?/p>

    我回过神看着冬的脸,从未见过的认真。他的瞳孔内水波潋潋,冬日的阳光斜射入他的眼睛,黑色的眼眸添了一份金色,高贵温柔。从未见过这样的他。一瞬间我僵住了,他见我一僵,笑开了:“今天带我去看看你的学校吧?!?/p>

    冬阔步向前,我拍拍脸追上他:“跑那么快干嘛,等我一下啊?!?/p>

    冬停下脚步,转身:“张开嘴?!?/p>

    “嗯?”

    “张嘴?!?/p>

    “哦,啊……”

    一颗糖被塞入我的嘴里,甜味丝丝渗出。

    冬拍拍我的头:“小孩子才这么爱吃糖?!?/p>

    我拽住冬的手:“我还要……”

    “真是小孩子啊,好吧,那你今天不捣乱我就给你?!?/p>

   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:“是,是,是?!?/p>

    他嘴角上扬:“小孩子,走啦?!?/p>

    “等我啊喂??!”

    在村里,冬牵着我的手带我躲过村里的人,我犹记得有一年来了一个城里人,全村男女老少围着参观,毕竟这个深山里的小村,除了疯子,又有誰会想起?

    我们在山林里聊天,冬告诉我城里的事情,城里人都玩电脑,而村里的我们却还买不起一台像样的电视,城里的女孩穿着裙子,可是我在春节却还盼望着拥有一件温暖的新衣,我的世界仍旧停留在几十年前,我的父亲凭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娶了全村数得上的美人,我的母亲。改革开放,似乎漏了我们村。他稍长的头发细碎的垂在耳侧,不可否认,他的确拥有能使人围观的美貌,所以才总是避开村中的女孩,我仿佛理解了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村庄,这儿纯净如水。更没有他所在的城市的嘈杂,争斗。他很聪明,知道很多,他的成绩好的惊人,他有许许多多的才艺,我总是在他面前自惭形秽,可他却不嫌弃笨拙的我,反而对我说他见过很多表面温文儒雅却令人恶心的淑女,都比不上我虽然笨拙可真诚善良。我对他说,他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喜欢小村庄的人,他也对我说,我是唯一一个理解他的人。风携带着山林的气味,掠过我与他,他的半边脸被头发遮掩,只是嘴角上扬着,我把头发别在耳后,春天来得很快啊。

    我们相遇半个月后,冬的母亲就叫他回城市,他来向我告别,我问:“你想要回去么?”

    冬摇了摇头,又低下头,他的头发遮住眼眸一句不吭。我用手指甲掐着手背,忍住泪,笑的开怀:“没事啊,没事啊,你就回去吧,毕竟也是你的母亲呢。我不想你的?!?/p>

    冬缓慢的抬起头,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头发遮住半边脸:“你很希望我回去啊,那我就走了。我以为你会不一样?!?/p>

   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,手背被我掐出血,他转身,低下头,走了。没说一句话,我看着他的背影,明明很瘦,却划开雪幕,坚决又悲伤,他走了几步回头,动了动嘴,我却没听清那句话。我傻站着,看着十七年来唯一不会嫌弃我的贫穷,不会嘲笑我的梦想的人,渐渐远离,我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泪,却擦上了血迹。血与泪混合滴落在雪地上,

    我追上冬的背影,漫天大雪掩住了他的痕迹,我站在雪中嚎哭。我怎么会想失去你?

    我在小村里唯一一条马路上狂奔,风雪在我耳边轰隆,我一直奔跑着,直至我跑到镇上的汽车站,平生第一次坐上去城市的汽车,花了我攒了十七年的压岁钱,我到达城市,顾不得欣赏我梦寐以求的地方,找到了城市中的火车站,我像一个闯入了现实的灰姑娘,路上不断有人嘲笑我,我一声不吭,毕竟我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不同的他。

    我在火车站里寻寻觅觅,想要找到冬,我踮起脚,在检票口看见他的身影,我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人潮,想要拥抱他,告诉他我并不想让他走,我很想很想让他留下。我像一只丧家犬,被陌生的人咒骂着,我哭着恳求他们放我过去,我这辈子就这么一次可以修改我的一生了。他们有的为我让开了一条路,有的不住地骂我,我奔向检票口,他早已走上月台,我偷偷逃过检票员的检查,跑上月台,他的身影就在不远处,火车即将开动的时候,我跑到他的身后,拽住他的手,他已踏上火车,却愣住了,我气喘吁吁的说:“留下......我要.......你留下?!?/p>

    冬走下火车,转身拥住我,我呼出一口热气,耳边传来他慵懒的声音:“你终于来了?!?/p>

    一滴泪落在冬的肩头:“是,我来了。不要走?!?/p>

    冬抱紧我:“我不走,我不走?!?/p>

    火车开动,冬被我留下了。我笑了:“我留住你了?!?/p>

    冬牵着我的手,走出检票口,人群不断挤着我,他把我护在身后,为我挡下了所有的拥挤。我小的时候总听说父亲为了母亲忍受了很多诋毁,很多谩骂,可是父亲从不抱怨,他说过,一个男人要是不能为自己的女人做这些的话,还算什么男人呢?我眼眶湿润,终于,上天厚待我,让我遇见了冬。我们回到了相遇的树下,“你不回去真的没事吗?”

    “我本就不打算走,只是你的话伤到了我?!?/p>

    “你那天说了什么?我没听清?!?/p>

    “哦,我说,等着我?!?/p>

    “什么?”

    “即使我现在要离开你,可我仍旧会回来。"

    我抬头看着他:“谢谢?!?/p>

    “谢什么?”

    “谢谢你不会嫌弃我,谢谢你在我说了那样的话以后仍旧不忍离去,谢谢你对我这么好,要谢的很多啊?!?/p>

    “那么,为了报答我,我们在一起吧?!?/p>

    “嗯?这是......表白?”

    “恩,表白?!?/p>

    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?”我颤抖着声音,并不相信。

    他脸微红:“一见钟情?!?/p>

    我退后几步:“你等等,什么一见钟情啊,我们好像才认识一个多月啊!”

    “没事,你可以用一辈子慢慢认识我?!?/p>

    他笑,“你愿意吗?”

    我把头偏向一边,脸红:“恩.....”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他笑得奸诈。

    我瞪他一眼:“我说恩!”

    “是吗?”他低头,轻轻吻了吻我的眼睛,我怔住,他脸红:“咳咳,那个,我们可以不要在这儿吗?很冷?!?/p>

    我眨了眨眼,心跳的很快很快,我转过身,掩住羞涩:“哦哦哦,走,去我秘密基地......”

    他不吭声,跟在我身后,我脚步飞快,想要逃走,他却拉住我的手。我咽了咽口水,这个妖孽。

    我的秘密基地其实就只是一个山洞,小的时候我把它装饰的像一个家,他是我家的唯一一位来客,也是男主人。他坐在凳子上,轻笑开口:“其实,在日本的南部有冬天的萤火虫。你也是我的萤火虫,我的阳光?!?/p>

    我站在他的面前,他拉着我的手,我摸摸他的头:“是,我是你的萤火虫?!?/p>

    冬天的森林,雪很大,眼睛上还留着他冰冷的吻,而梦中的那个人正在我眼前,雪花飘入山洞,森林静谧,仿佛只剩他的脸,你也是我的阳光啊,只是未曾说出口。

    我想,我又要再次爱上“阳光”这词了。

    他又待了一个多月,我们像一对夫妻,他走的那天,我为他理了理衣服,他的十指扣着我的十指,他手指纤长,却握着粗糙的我的手,我最后抱了一下他:“我会等你?!?/p>

    “我会回来?!比缓罅粝乱桓鍪萑醯谋秤?,干净的背影。

    我冲他的背影挥了挥手。安静转身,明年我就18了,我可以去找他了。

    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相见来得这么快。

    盛夏蝉鸣时,他出现在村口,我飞奔回山洞,握着身份证,想给他一个惊喜,我可以随他而去了。我躲在山洞里,他走进,背后却跟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女子。

    他率先开口:“我们回去就可以娶你的女儿了?!敝心昱痈屑さ阃?。我在角落里一声不吭。

    “你是唯一在冬天活跃的萤火虫?!?/p>

    可你忘了,冬季的萤火虫不来自小山村,她来自城市。本就无法相遇。

    我走出角落,他上前拥抱我,我推开,笑得灿烂:“你去吧,不必要告诉我的,真的,我怎么会等你呢?你是城里人,和那个城里的女孩更配?!?/p>

    像是天崩地裂,我抹了抹脸,有水。他却推了我一把,把我推出了山洞。

    从此,再未相见。

    “小姐,小姐,醒醒,查身份证。有个神经病人逃了出来,可能在这车上?!绷僮某丝徒行盐?,我才想起我登上了汽车,正在回家见养母的路上,一不小心想起了过去。梦想这种东西,只会在梦里蚕食你。

    我下车,隐约记得那天的报纸头条。

    “19岁男子帮助失散母女重聚,不幸遇地质不稳定,葬身于山区?!?/p>

    ……

    下车检查完身份证,我被带走了。

    是,我就是那个出逃的病人。我挣扎着不愿被带走,我还想去那山洞,再见一见我的家。

    车上的医生给我打了一剂镇定剂,我又一次睡着。

    再次醒来,我回到了我呆了十年的地方,窗帘紧闭,目光所及之处,一片雪白。

    医生询问我想起了什么,我告诉了他。

    医生在病例卡上记着:

    病人:萤,因小时被双亲遗弃,被养父母虐待,导致身体、精神出现严重问题,患有严重幻想症?;孟朐龅搅嗣卸哪凶?。

    我用被子蒙住头,我讨厌阳光。

    阳光会温暖所有人,却唯独不温暖我。

    小的时候,养父母把我关在黑屋子里,一关就是好几年,我从未见过光。

    总有医生催眠我,让我忘了冬。每次我被催眠,医生总是哭着停止催眠,我不断说着,不要忘了冬, 不要忘了冬,不要忘了冬。他说他真的不忍心毁了我的梦。我的亲生父母拥有家族企业,可他们知道我疯了,却不愿见我,把我扔在了这个医院十年。我刚到的时候才八岁,我只会自残,只会哭,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晚上从不敢睡着,可是一年前我梦到了冬,从此我安静了下来,对着空气微笑,每天不再害怕深夜,可却加深了精神问题,医院要治好我就必须让我忘了冬。

    我知道这是梦,我上辈子欠了冬的,我要一点一点还给他,我只是在和时间赛跑,我还能喜欢他多久?

    全世界的孤独都连在一起笼罩着夜空,今夜也是这般耀眼,能帮我实现多少愿望呢?有多少思念可以传递给未曾见过的冬天?

    本文标签:

    审核:江翀d
   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《关雎梦》的编辑点评:

    暂无编辑点评


    您也许感兴趣的
    该周最热小说
    小说新作速递
    会员评论
    星空〗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《关雎梦》发表评论    评论于2018-12-01 17:05:15

    优秀

    紫雪〗回复于2019-01-08 20:25:10

    谢谢

    yh3791804〗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《关雎梦》发表评论    评论于2015-11-10 19:38:48

   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,相互纠缠,分不清,却又深陷其中,不敢说文章好于坏,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,痛的撕心裂肺,美得忘记自己。

    yh3791804〗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《关雎梦》发表评论    评论于2015-11-10 19:38:16

   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,相互纠缠,分不清,却又深陷其中,不敢说文章好于坏,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,痛的撕心裂肺,美得忘记自己。

    yh3791804〗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《关雎梦》发表评论    评论于2015-11-10 19:37:50

   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,相互纠缠,分不清,却又深陷其中,不敢说文章好于坏,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,痛的撕心裂肺,美得忘记自己。

    yh3791804〗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《关雎梦》发表评论    评论于2015-11-10 19:37:39

    理想与现实两个世界,相互纠缠,分不清,却又深陷其中,不敢说文章好于坏,但这种感觉却也纠缠着我,痛的撕心裂肺,美得忘记自己。

    紫雪〗回复于2015-11-20 23:34:33

    谢谢

    杨柳岸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、贵州11选5走势图在线阅读。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,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。
    本站由//www.gggooo.com提供技术支持。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、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! Copyright©2008-2013 //www.zzqq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河北省实施中医药强省建设人才支撑计划 2019-08-14
  • 中国首个“IPv6示范县”——沙县诞生 2019-08-14
  • Time at old streets - Chongqing News - CQNEWS 2019-08-11
  • 聚焦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 2019-08-01
  • 最值得年轻人关注的SUV 实力全面曝光 2019-08-01
  • 黔江:1000余亩蓝莓成熟 市民乐享“莓”好时光 2019-07-23
  • 重庆市永川区:“1+8+X”模式探索基层人民调解新路子 2019-07-23
  • 山东日照紧抓“一带一路”机遇——加快港口升级 拓展国际物流 2019-07-17
  • 广电总局严控主持人资质 访谈节目禁用"嘉宾主持" 2019-06-23
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9-06-21
  • 索尼研发新Xperia主页启动器:与手势相关 2019-06-21
  • 王石田朴珺罕见亲密写真曝光 女方喂男方冰淇淋娇羞甜蜜 2019-06-18
  • 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(十九届) 2019-06-16
  • 清凉端午过后 气温重回30℃ 2019-06-16
  • 请问版主,我说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帖子,怎么就要进退稿箱呢?中国吃市场经济的亏,还不多么?! 2019-06-09
  •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爱彩乐 双色球带坐标走势图· 91牛牛游戏 快乐十分4号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 快乐飞艇正规吗 北京pk10开奖结果 雷锋六肖中特 山西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 8波足球比分即时比分